msgbartop
PHP语言, PHP扩展, Zend引擎相关的研究,技术,新闻分享 – 左手代码 右手诗
msgbarbottom

26 Jun 14 GCC优化引起的一个”问题”

本来是发在长微博的, 不过, 鉴于, 好久没更新博客了…… 就转过来, 凑个数吧, 大家凑合着看 :)

白忙活了近2个小时,不吐不快:

一切要从今天下午5点左右说起, 调试一个扩展, 用valgrind(valgrind-3.8.1)做例行检查, 很不幸的valgrind报告invalid read:

15 Aug 13 Weibo LAMP演变 – 6月在上海分享的PPT

这个PPT以前已经在微盘上分享过了, 今天突然想起来, 上传到了slideshare上, 顺便也在博客上留个纪念吧.

这个PPT介绍了过去一年我在微博的工作成果, 包括Yaf的改, 以及新东西Yar, Yac等

通过一系列的努力(整体方针是, 先提速, 降成本, 清晰架构, SOA), 我们让微博首页的响应时间下降了一倍多, 同时还降低了整体的成本.

14 Aug 13 一个小玩意PHP-Valgrind的介绍

首先, 太久不更新博客了, 容我先啰嗦几句.

我一直以为人总是会挤出时间写博客的, 但现在看来我错了. 博客很久不更新, 倒不是说没有内容可以分享. 而是这一年来确实忙了很多, 本身工作上的事情就很多, 业余时间也被PHP项目上的事情, Zend的事情填满. 再加上一些小感悟也都在微博上牢骚了… 所以….

Anyway, 很感谢各位经常来我博客的朋友, 不过我建议大家如果是提问的话, 不要在留言里, 有的时候会被博客当做SPAM, 有一些小问题, 可以来微博At我 @laruence

言归正传, 今天分享个前天刚刚做的小工具, 代码可以在我的github上找到: php-valgrind. 这个工具主要是为PHP脚本提供了可以在脚本中开启Valgrind(严格说是Callgrind)的Profile能力.

06 Aug 12 关于语言的选择-选易用的

首先, 这篇文章不是对@左耳朵耗子C++的坑真的多吗?一文的反驳, 我只是在我的理解角度说一下我对语言选择的一些感悟.

关于C和C++的争论, 由来已久, 从当年Linus攻击C++是恐怖的语言的时候, 就一直没有停歇, 而就我自己来说, 我对C++的掌握还远远不够, 所以没有能力来从语言设计角度来对比(我在最初, 也尝试学过C++, 用过C++, 但后来发现, 我学不好, 用不好, 就放弃了). 所以我尽量避免在这个方面说错话.

16 Jul 11 浏览器多tab打开同一URL串行化的问题

最近同事”神经病”同学的项目中, 发现一个问题.

用firefox打开多个tab, 每个tab都去请求同一个URL(尽量同时), 会发现, 这些请求, 会被浏览器串行化.

也就是说, 浏览器会在第一个页面请求结束以后, 再发起第二个请求,

比如对于如下脚本:

<?php
error_log("start . " . getmypid(). "\n");
sleep(5);
error_log("end . " . getmypid() . "\n");

27 Jan 10 pkg-config与LD_LIBRARY_PATH

一般来说,如果库的头文件不在 /usr/include 目录中,那么在编译的时候需要用 -I 参数指定其路径。由于同一个库在不同系统上可能位于不同的目录下,用户安装库的时候也可以将库安装在不同的目录下,所以即使使用同一个库,由于库的路径的不同,造成了用 -I 参数指定的头文件的路径也可能不同,其结果就是造成了编译命令界面的不统一。如果使用 -L 参数,也会造成连接界面的不统一。编译和连接界面不统一会为库的使用带来麻烦。

为了解决编译和连接界面不统一的问题,人们找到了一些解决办法。其基本思想就是:事先把库的位置信息等保存起来,需要的时候再通过特定的工具将其中有用的 信息提取出来供编译和连接使用。这样,就可以做到编译和连接界面的一致性。其中,目前最为常用的库信息提取工具就是下面介绍的 pkg-config…

18 Nov 09 automake,autoconf使用详解

作为Linux下的程序开发人员,大家一定都遇到过Makefile,用make命令来编译自己写的程序确实是很方便.一般情况下,大家都是手工写一个简单Makefile,如果要想写出一个符合自由软件惯例的Makefile就不那么容易了.

在本文中,将给大家介绍如何使用autoconf和automake两个工具来帮助我们自动地生成符合自由软件惯例的 Makefile,这样就可以象常见的 GNU程序一样,只要使用”./configure”,”make”,”make instal”就可以把程序安装到Linux系统中去了.

这将特别适合想做开放源代码软件的程序开发人员,又或如果你只是自己写些小的Toy程序,那么这个文章对你也会有很大的帮助.
转自:http://www.linuxcomputer.cn/jishuwendang/xinshourumen/200902/03-3029.html

01 Apr 08 关于调用约定(cdecl、fastcall、stcall、thiscall) 的一点知识

当高级语言函数被编译成机器码时,有一个问题就必须解决:因为CPU没有办法知道一个函数调用需要多少个、什么样的参数。即计算机不知道怎么给这个函数传递参数,传递参数的工作必须由函数调用者和函数本身来协调。为此,计算机提供了一种被称为栈的数据结构来支持参数传递。

函数调用时,调用者依次把参数压栈,然后调用函数,函数被调用以后,在堆栈中取得数据,并进行计算。函数计算结束以后,或者调用者、或者函数本身修改堆栈,使堆栈恢复原装。在参数传递中,有两个很重要的问题必须得到明确说明:

1) 当参数个数多于一个时,按照什么顺序把参数压入堆栈;

2) 函数调用后,由谁来把堆栈恢复原装。

3)函数的返回值放在什么地方